阿莱德:上市前分红额超IPO募资额 保荐业务现场督导发现大量问题

在募资失败导致生产线年时间,阿莱德向股东现金分红总金额高达4.73亿元,如此大额分红本可用于生产线升级,何须等待IPO募集资金再进行建设。此外,在对阿莱德进行现场督导的过程中,监管层发现了大量隐秘的问题。

7月16日,上海阿莱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阿莱德”)创业板IPO已提交注册,距正式上市仅一步之遥。据深交所官网披露,阿莱德IPO申请于2020年7月14日获得受理,8月11日获深交所问询。本次IPO拟募集资金约3.34亿元,将用于5G通信设备零部件生产线G基站设备用相关材料及器件研发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阿莱德是一家高分子材料通信设备零部件供应商,为客户提供业内领先的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EMI及IP防护器件和电子导热散热器件等用于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内、外部的零部件产品,以及包括前期研发设计介入、中期产品开发(包括模具开发、生产工艺开发和生产配套设备开发等)、后期生产制造和最终产品验证在内的零部件整体解决方案。

2018-2020年,阿莱德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64亿元、2.70亿元、3.07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6029.14万元、5135.30万元、6936.72万元,两项指标呈上升趋势,经营十分稳健。但阅读招股书后发现,阿莱德存在上市募资前大手笔分红,突击申请专利等问题,值得投资者关注。

2017年,阿莱德曾申报上交所主板IPO,2018年4月向证监会申请撤回IPO申请,4月末立即转为申报创业板IPO,2019年8月又转为科创板申报,本次再次转为创业板申报。2017年版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集资金1.88亿元,由发行人的全资子公司平湖阿莱德建设新的生产厂房,建成由高精度生产设备、工业机器人300024股吧)、其他生产辅助设备以及MES(Manufacturing Execution System)系统组成的智能化生产线。

阿莱德表示,昆山工厂建成时间较早,因当时的客观因素导致昆山工厂存在厂区面积较小、厂房层高有限、整体布局不合理等情况。上述情况带来的不利影响在公司不断升级、改造工厂生产线的过程中越来越明显,限制了公司对生产、仓储、物流等流程的进一步优化,对公司发展智能化生产造成了障碍。考虑到昆山工厂的客观条件及公司进一步发展生产智能化的战略,公司存在建设新厂房的必要性。

公司部分生产设备购置时间较早,设备控制系统较为简陋,较难进行智能化改造,无法与工业机器人良好地配合,不适应公司进一步发展智能化生产的要求。为进一步发展智能化生产,降低公司的生产成本,提升公司的产品竞争力,公司存在更新生产设备及相应辅助设备的必要性。

之后由于募资失败,阿莱德这一项目一拖再拖。直到本次IPO,阿莱德拟募资1.61亿元投入此项目。如此有必要性的项目,由于资金问题,建设推迟了4年,公司发展智能化生产严重受阻。然而,招股书显示,2014-2019年,阿莱德向股东现金分红总金额高达4.73亿元。如此大额的分红若是用于生产线升级,该项目可能早已竣工,何须等待IPO募集资金再进行建设。由此可见,阿莱德管理层及股东并未把公司发展放在第一位。

信披文件显示,阿莱德可查到的专利有160余项,其中实用新型93项,2019-2021年申报62项;发明专利69项,2019-2021 年申报39项。2019-2021年集中大量申请专利,而这正是公司冲刺IPO的时期,阿莱德存在上市前突击申请专利的嫌疑。

除此之外,阿莱德的核心技术也受到质疑。申报文件及审核问询回复显示,阿莱德的核心技术“高透波复合材料改性制备技术”包含材料配方与材料制备工艺,采用该技术开发的产品在客户爱立信、诺基亚5G基站的透波防护器件领域占有主要份额。

公司在材料改性、材料配方、制备工艺等方面积累了较多核心技术,负责对塑料材料进行选型,并通过把控材料选型达到客户对电磁仿真的要求以及初始产品结构设计的要求,为客户提供包括前期研发设计在内的一站式产品解决方案。

然而保荐业务现场督导发现,阿莱德仅向客户推荐塑料材料,相关材料由客户自行选定,公司不对塑料材料选型进行把控。天线罩由客户设计,阿莱德不提供天线罩的设计服务,仅就连接结构部分提出设计意见。

另一方面,阿莱德的生产工序不包含材料改性与材料制备,所使用的改性材料均直接向供应商采购,公司实际生产环节中均未使用“高透波复合材料改性制备技术”。相关材料是委托供应商生产,对应收入仅为2907万元,占报告期业务收入比例为3.27%。由此可见,阿莱德技术水平信息披露不准确。

随着注册制的推进,IPO项目被现场督导的频率越来越高。阿莱德由于存在较多问题,监管层也对其进行了现场督导,而且发现了大量隐秘问题。保荐业务现场督导发现,2017-2019年,发行人向供应商赢创特种化学(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赢创”)采购少量塑料原材料,金额分别为0.48万元、1.30万元和2.89万元。

关联方上海秀伯塑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秀伯”)主营业务为代理销售塑料原材料,其中主要为赢创的PA12产品。报告期各期,上海秀伯向赢创采购金额分别为4973.37万元、5977.34万元、5969.36万元和2397.06万元。

上海秀伯实际控制人为发行人董事、副总经理吴靖。2018年8月30日和9月5日,实际控制人配偶杜永芳分别向吴靖转款200万元和120万元,吴靖收到款项即通过上海秀伯转至赢创。保荐人解释前述款项为吴靖向杜永芳的借款,但是同期吴靖亦存在向他人提供借款的行为。

现场督导发现,江苏易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易涟”)和徐州市国鑫工贸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陈延,均为发行人报告期内主要成品供应商。陈延与发行人总经理薛伟系高中同学关系。江苏易涟的控股股东深圳市易涟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以前曾用名为“深圳市阿莱德科技有限公司”,与发行人名称接近。2018年薛伟向陈延及其配偶朱凤转款3笔,共计48.67万元。

上海容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系发行人的供应商,顾蓬元为其法定代表人。报告期内,薛伟向顾蓬元转款9笔,共计512.66万元,其中,2018年2月7日,薛伟向顾蓬元转款48.5万元,备注为“货款”;顾蓬元亦向薛伟转款7笔,共计455.96万元。昆山吉昌橡塑有限公司系发行人报告期内主要外协供应商,邵健为其法定代表人且持有100%股权。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朱玲玲报告期内向邵健支付多笔款项,共计15万元。

此外,保荐人抽取68个采购付款细节测试样本资料后附836个采购入库单,其中649个采购入库单的创建人与审核人为同一人,不符合职责分离的内部控制要求,发行人与采购相关的内部控制存在瑕疵。

不仅如此,阿莱德向供应商金九厂采购定价可能不公允。报告期内,发行人向金九厂采购成品塑料零部件。金九厂系平湖阿莱德副总经理李巧忠配偶屈建芳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平湖阿莱德出纳钟燕多次参与金九厂日常经营事务。金九厂毛利率介于10.87%-14.71%之间,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在20.68%-24.43%之间,金九厂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李巧忠系发行人另一供应商平湖市中港包装制衣厂(下称“中港厂”)法定代表人。报告期内,发行人向中港厂采购栈板,金额分别为98.57万元、0.64万元、13.64万元和19.91万元。保荐人未将中港厂披露为关联方,且钟燕亦多次参与中港厂日常经营事务。

保荐人程序执行也被发现存在大量问题。供应商采易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函证回函未盖章确认,保荐人底稿记录函证回函相符;供应商上海弗翔电子材料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函证回函不符,未见保荐人执行进一步核查程序。

2017年保荐人访谈17家供应商,其中10家未见实地拍照、6家未见名片或身份证等证明文件;2019年访谈15家供应商,其中2家未见实地拍照、2家未见名片或身份证等证明文件,无法验证是否实地走访、被访谈者是否为供应商员工,保荐人的供应商访谈程序执行不到位。

收入回函的金额及比例信息披露不准确。报告期各期,保荐人收入函证回函确认金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1.91%、55.45%、43.73%、51.13%,与审核问询回复披露的74.38%、81.20%、79.06%、85.38%差异较大。

保荐人对收入函证的核查程序执行不到位。保荐人对报告期内2份未回函的函证,未执行进一步的核查程序;保荐人对仅回函会计师但未回函保荐人的6份函证,仅复印了会计师的回函,未见保荐人对会计师函证进行复核的记录,也未执行进一步的核查程序;保荐人对回函仅回复应收账款余额但未回复交易额的函证,未执行进一步的核查程序;保荐人未留存全部的快递形式发函记录和快递面单,2份函证未留存回函快递面单。

Leave a Comment